yabo29-中科院院士陈新滋:让化学与药物巧妙结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farmbrookvillage.com/,中科院种出了钻石新华网重庆7月24日电(田林燕)陈新滋这个名字对于内地高校来说如雷贯耳。但同时,对普通大众来说又十分陌生,尽管很多人可能已经受惠于他所研发的手性药物新工艺。

陈新滋是我国著名的有机化学家,200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长期从事手性催化配体和不对称合成研究领域的工作。他利用电化学与手性催化技术,成功地研究开发出了手性药物奈普森止痛药的不对称合成新工艺,并达到可工业化的标准。这一研究成果,一直被国际上的同行在科学论文中广泛引用。

同时陈新滋院士还著有专著7部,发表科学论文600余篇,拥有美国专利30项、中国专利50余项。这样一位拥有众多科研成就的院士,向我们展现了他的谦和与儒雅。

7月23日,陈新滋院士在渝参加“得道健康大讲坛”后,新华网对其进行了专访,短短的对话中显现出他对内地制药行业、药物研究、学术,以及对癌症治疗的独到见解。

新华网:本次演讲的题目是《抗癌物质研发的思考》,您及您的团队这次是在癌症研究领域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陈新滋:是的,在未来1-2年的时间内,我们将有一款新的抗肿瘤药物用到病人身上。一款药物从研发到临床应用,需要做大量的工作,花费大量的时间。主要包括临床前的研究,比如药物靶点的确认、化合物的合成、评估药物的药理作用等,再到临床实验。目前,我们研制的抗肿瘤药物在老鼠身上已经起到了很好地抑制肿瘤细胞活力的作用,同时对其他健康细胞来说毒性也比较小,所以从新药的要求来说,它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都是不错的。

新华网:内地很多大学教授也有很多研究成果,但长期缺乏资金或技术的支持,这使得在短期内将其转化为生产力成为一种困难,对于这方面您有哪些心得和建议?

陈新滋:人的一生都在跟困难斗争,唯一的办法就是克服,我们做研究也一样。如果将一种最终产品按百分比去计算,老师能做的可能只占30%到50%之间,这一部分属于基础性的研究,花费并不大;而后面的一大半,则是最贵的。我们搞工业的就知道,即使后面仅剩5%的工作,其花费可能是95%的钱。

中国有很多资金在寻找出路。假如老师的技术真的那么好,我们会去帮助他们转化为生产力;但其实,真正有用并有重大突破的研究成果并不多。很多老师自认为研究已经做得很好却没有人赏识,其实很多时候他们的研究成果离实际应用还有一段颇大的距离。所以我常说我不是一个聪明的人,可我为什么能做到,因为两个字“用功”,不管老师还是科学家都要致力于提高自己的技术。

新华网:我们都知道您的专业是有机化学,是在怎样的机缘下想到从事药物研究的呢?

陈新滋:就拿我们这个屋子来说,包括这些桌子板凳,这里所有的人,归根到底都是由化学元素组成的,而我就是最懂化学元素的那个人。我出生的那个年代,人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吃饱穿暖,老百姓的吃穿住行也成了我们最关心的事。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经济条件也越来越好,我身边的朋友、亲人身体上开始出现一些疾病,而人在这个时候往往最是绝望。我希望可以将我在化学上面的研究和药物研究结合,用到社会上去,让百姓直接或者间接地受惠。而且一旦学术研究转化为生产力后,对整个国家的经济来说也是有一定促进作用的。

陈新滋:首先需要说明的一点,无论中药还是西药都是用来治病救人的,本质上没有区别,也没有绝对的优劣之分。其次西药和中药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最后起作用的都是某种特定的化学物质。不可否认,中药在某些方面不能跟西药一样,比如西医可以直接通过切除等手术方法达到治疗效果,中药当然就不可以。但中药也有西药所没有的,中药主要来源于自然的草药、植物,通过改善人体的内环境来提高人体抵抗疾病的能力,副作用相对比较小。因此我们应研究如何利用对方的长处克服自己的短处,不固步自封,也不妄自菲薄,要在适合的情形下,用适合的药。

新华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民间的这样一种说法,有人患癌后,搬到与世隔绝的地方居住,结果癌症真的会就这样被治愈。

陈新滋:这种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类似于一种精神疗法。这种疗法就是改变人不正常的认知活动以及心理上的矛盾等,从而改善我们的心情。人的情志活动是五脏功能之一,五脏功能变化会导致情志改变。由于五脏之间存在着相互生克的关系,情志变化之间也存在相互抑制作用,故可利用这种相互制约关系来调节五脏功能,达到治疗目的。医者利用言行等行为手段,诱导患者的情志变化,以控制病态情绪,达到“以情胜情”的目的。所以在这里,我给那些癌症患者一个小小的建议,除了要找到一个好医生以外,还要保持一种豁达、开朗的心情,对病情是有一定帮助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访问:,亚博yaboapp

Related Posts